穆离°

无题

文笔一般。大概是个致郁系(?)个人看来是治愈xxx想知道这个小短篇里能看到什么,感受到什么。如果能接受请看下文。希望可以得到回复。致谢。补上BGM:コンプリケイション -still struggle version-
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人们祈求一位领袖。
他应当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。
他应当拥有一切美好的品格。
他应当成为指引文明前进的灯塔。
在这样沉重的祈愿下,人之子诞生了。
在年幼时,人之子的才能已经隐隐展现。
神决定亲自教导他。
白发的神明出现在孩童面前。金色的眼睛审视着眼前的人之子。
彼时的孩童拥有明亮如碎金的发,蓝色的眸子纯粹通透,仿佛看见灵动闪跃的溪流。
璞玉。神很满意自己所视。
“从今天起,我将是你的老师。”引导你履行应尽的职责,背负应尽的义务,成为优秀的领袖/救世主。
神依言履行了自己的承诺。
他授予人之子知识,寻来高洁的贤者熏陶他的品格,觅来骁勇的战士教导他的武艺。
人子亦不负神所望。
他引领人们统一了大陆。
人们歌颂他的品格,赞讶他的睿智,敬畏他的果决。
顺理成章地,他成为了人们的领袖。
神很高兴眼前的结果。他向人子许诺。
“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。”与此同时,重新打量自己教导出来的‘救世主’。
他变得越来越优秀,同时也越来越陌生。
已不再是孩童,俊秀的青年安然地回视着自己的老师。
他的眼依旧纯粹,通透如镜。注视着一切,又将所有反射回去。眼中再无一物。安静如同再无波澜的死水。
愿望……吗。
青年弯起眉眼,露出了一贯的温润笑容。
“好呀。”
他听见陌生而又熟稔的音色,字词如雷鼓敲击一字一顿敲击止水般的心境。
“我要……自由。”
……
在人子的领导下,世间海晏河清。
但不知从何时起,世界不再太平。
黑发赤瞳的恶魔狂笑着横空出世,他破坏了人子制定的秩序,熊熊烈火将一切烧灼成废墟。
踏着狱火,衣衫浸着猩红。
恶魔来到了人子面前。
这是理所应当的战争。
恶魔应输下这次战斗倒在人子脚下,诅咒着他的命运而后化为烬灰。他的败北将成为人子荣誉中的一部分。
这是本应的结局。
但结果是,恶魔的手掌捏碎了人子的心脏。
喷涌的血液崩溅到恶魔的脸上,染布了半边脸庞。
人子在恶魔燃起的火焰中不复存在。
义愤填膺的人们抓住了虚弱的魔鬼。
他们将锁链钉进魔鬼的骨中,暴怒地将一切残酷的刑罚施加于他。
人们向神祈求了可以灼烧恶魔的圣炎。
他们会在人子死去的第七天,将魔鬼焚为灰烬来祭祀他们曾经的领袖。
行刑的前夜,神来到牢狱。
恶魔仍在笑着,肆意而疯狂。
血液浸染的赤瞳燃烧着不灭的火焰,不再平静如止水。
“为什么?”
神不解的发出了疑问。
恶魔微怔,随后露出来一个熟悉的笑脸。
纯粹一如彼时的孩童。
“您……一点也不懂人心呢。”
像是慨叹着,恶魔如此说道。
“傀儡戏已经演的够久了。主角应当下场了。”
救世主是不允许有任何瑕疵和污点的。自戕是人们不能容忍的。
作为英雄,在与邪恶的斗争中牺牲。
那正是人们所期望的,不是吗。
符合人子身份的结局。
……
然后,神在处刑的当天。
没有任何作为。
注视着恶魔在人们的欢呼与憎恨声中,消失至尽。
渐渐地,人们忘记了人子与恶魔。
他们记录在石碑上的事迹随着风雨消磨粉碎。
“恭喜你,你的愿望实现了。”神低声说。
细微的声音随风而逝,也再不见神的身影。

这是碧蓝航线的语c群,新建的群空皮还很多。进群需申戏,自戏100+。欢迎您的到来。祝愉♬

如同肆意挥霍生命一般。

晒……晒自家毛团子x

分享一下看到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女指x安托涅瓦
大概是我流人类救世主x神使的故事xxx本来应该写刀但是居然写出来糖了www刀先预备着(喂)还没完下午写完这个小故事√

补:这是之前的补全√
希望,我笔下的她们是幸福美好的

之前说好的宝石之国的段子,就这一句话了。有空补全。致歉。
大概就是:“下次你路过,人间已无我。”
非常适合法斯和安特库了。

安托涅瓦x女指

私设设定,ooc严重!!!!
轮回结束后所有人都没牺牲xxx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指挥使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业。其他人继续在中央庭处理后续事项。
       但显然指挥使的人格魅力在学校内也有充分的体现,每天都能看见她苦恼的带着一大堆情书回家,然后看着安托涅瓦微笑着将其处理掉躲在墙角里瑟瑟发抖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不久后,指挥使看着讲台上笑意盈盈的安托涅瓦目瞪口呆。
     “同学们好,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了。请多多指教。”安托涅瓦如是说,然后下课时特意走到了少女旁边示意她下课后来办公室一趟。
     “涅瓦……就算是中央庭也别乱用职权唔!”无奈地按照自家恋人的要求如约来到办公室,指挥使刚开口就被猝不及防的动作打断了,唇上覆盖的柔软堵住了接下来的话语,少女迷迷糊糊的就在熟悉的樱花味道下缴械投降。安托涅瓦松开她弯起眉眼笑的狡黠。“这才叫滥用职权呢,我的指挥使大人~”

对我来还债啦orz之前那个flag的段子算???宝石之国的容我再缓几天我今天一联考试……外加三次事有点多抱歉【蹲墙角】

以前删掉的旧稿orz私设ooc,字丑别介意【】 @亢木

女指x安托涅瓦

私设私设ooc严重!!!刀子刀子刀子,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个指挥使的第六次轮回对她黑了有点,就是剧情线里你建筑被毁了你安托就救不回来了,选择了结安托的剧情的if……本来想写开心日常来着结果发生了点事就变成刀了QAQ

以下正文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        安托涅瓦的活骸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。
  少女默默看着床上苍白的人,细碎的紫黑色结晶蔓延到了眼角。攥的紧紧的拳头昭示着主人的不平静,手背已然显露青筋。
  松开手,缓慢而又留恋地描摹着她的样貌。
  “还是……没能、救到你啊…”压抑破碎的字句从她的喉咙里断断续续地出来,哽咽着言语。
  明明已经拿到了不死结晶,却被猝然出现的怪物毁掉了急救中心,功亏一篑。
  “别哭啊……”
  安托涅瓦轻轻地扯扯她的衣角,努力地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  啊啊,就是这样,就是这份温柔,这让我怎么放的下。
  少女颤抖着闭上了眼,随即睁开凑近了安托涅瓦的脸颊,扣住她的后脑按向自己的怀里,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  安托涅瓦顺从地放开,任凭少女任意索取。
  咬破了舌尖,铁锈味的腥甜在两人口中蔓延,辗转流连。
  病房里安静地只有仪器滴答的声响,以及……匕首刺入身体中与血肉相切的闷响,闪着萤石般光泽的心脏安静地握在了少女的手中。
  缓缓松开渐渐没了温度的她,漠然看着病床上活骸化失去了核心的躯壳,明明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溢出,但少女却露出了笑容。
  你说的啊,喜欢我笑起来的样子。
  所以我在笑的。
  低声念着,少女再度拥住了“安托涅瓦”,丝毫不顾冷锐的结晶划破了皮肤,鲜艳的红色血珠不断从伤口冒出,而少女浑然不觉。
  合上了她的眼,少女起身离开。
  Bonne nuit mon amour。(晚安,吾之挚爱)
  接下来,就是最后的博弈了。
  少女站在神的面前,冷静地接受了交易。
  恍惚间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鲜活的她,少女浅浅地笑了。
  这是……最后一次的轮回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前路荆棘满布,也义无反顾。